【法律】正義必勝!北檢偵查終結不起訴處分——波士頓藍人對抗資方「宏曜電心」法律霸凌的成功一戰!

前言

藍人於 2021年 4月份,回台灣的第二年農曆年後,藍人為了完成家裡長輩期待,於是放棄創業並且尋找一份長輩口中所謂的「穩定工作」,沒想到卻遇上了資方的粗暴霸凌….

於是藍人雖然當下憤慨、痛苦、對於不公平對待的厭惡,但是還是盡可能的保持公正,沒有情緒謾罵與詆毀,而是心平氣和的寫下了自己的血淚經歷與觀點「【職場】沒有制度只有倫理!我中午被無預警開除要求直接打包走人!試圖想溝通了解原因好聚好散還不行!不可思議的職場奇幻之旅!」一文,沒想到卻讓資方跳腳,對藍人寄出存證信函(藍人事後也公開了當時的紀錄寫下「【法律】你好大我好怕!小蝦米對大鯨魚!收到前資方宏曜美拓的「存證信函」怎麼辦?」)並且去地檢署按鈴對藍人提告妨害名譽罪。

第一站:警察局筆錄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警察局的非必要、緊急程度較低的面對面活動就被暫時擱置了好幾個月,藍人本來以為 4月份善意的將文章上鎖之後,已經換來了資方的息事寧人,沒想到其實對方 4月當月就已經提告,而藍人是到 7月底收到警方通知才知道這件事情,藍人到了現場,台北市中山分局的承辦員警態度很好,也表示他個人觀點雖然他對網路不像藍人這麼了解,但也認為資方應該要有更大個格局以及氣度接受批評,但是因為資方直接去地檢署按鈴控告,地檢署發函給警察局,所以他也只好約談我,並將筆錄回函給地檢署。

第二站:臺北地檢署檢察官開偵查庭

做完筆錄之後,藍人的心情就很糟糕,雖說在美國出庭當過證人,但在自己國家成為被告,真的非常鬱悶,每天都會不時的查收信箱,後來才知道地檢署的傳票是用掛號的,而我也終於在 8月底收到了地檢署的傳票。

藍人後來有諮詢了藍人的朋友葉律師,發現請律師的費用真的很高,包括在警局做筆錄時,承辦員警也告訴藍人如果律師坐在旁邊做筆錄一小時都要幾萬塊…所以到了偵查庭的日子,藍人只好自己一人硬著頭皮出庭應訊。

這裡必須要小抱怨一下,台北地檢署的辦公大樓真的太壅擠了,雖然地檢署內有不少法警,但是告訴人跟被告是一起坐在外面的小椅子等候開庭,真不知道會不會有其他重大刑事案件的原告跟被告當場打起來….畢竟像藍人的案子對方不願溝通,在庭外走廊等待的時間正是第一次遇到原告。

時間到法警呼喚了藍人的名字,藍人進去後,對方只來了廖梅玲與她的律師,宏曜電心的法定負責人鄒佳宏並沒有到場,偵查庭內只有他們兩位、我、一位法警,庭裡也非常的迷你,大家都坐的很近,而檢察官跟書記官則是在電視螢幕裡面視訊跟我們開庭….

開庭後,王檢就根據原告告我的原文問我這些話是什麼意思,但只要看過「【職場】沒有制度只有倫理!我中午被無預警開除要求直接打包走人!試圖想溝通了解原因好聚好散還不行!不可思議的職場奇幻之旅!」一文的人都知道,其實我已經寫得很長很詳盡了,卻要一直被警方跟檢方根據流程問我某一句話是什麼意思,每次我都其實不太知道怎麼回答,只能再講一次文章內容,然後王檢問完我後,就問原告代表廖梅玲,王檢甚至還當庭詢問了廖副總本人為什麼資遣我,但對方在庭上依然說不出理由,廖副總的每次答辯都再次印證了我的文章內容所言有本,後來對方律師甚至一度不讓廖副總說話只說會事後給書面答辯狀….

開偵查庭給人感覺是一個蠻制式化的流程,王檢問完雙方意見之後,就詢問我是否要和解,我表示:「我是被告應該不是問我」,王檢立刻轉頭問原告,在原告表示無意和解後,王檢就結束了這次偵查庭,而我也當庭給了王檢「證人請求書」,這是我努力說服證人願意出庭作證的結果。其實,在時務上許多的勞資糾紛,勞方總是弱勢的原因,不僅是因為資方比較有錢,而更是被迫於資方壓力,勞方往往很難找到人出庭作證證明自己的清白,事後,王檢也表示庭上來不及說的這些話我回去後可以提供「書面答辯狀」。

第三站:書面刑事答辯狀

聽了王檢的話後,藍人回家後趕快 google 搜尋書面答辯狀,發現如果請律師寫需要幾萬塊,藍人只好自己動手將當天於偵查庭上來不及辯駁之內容一一書寫下來,並且於隔日寄給王檢。全文連結在此

第四站:偵查簽結收到不起訴處分書

寄出刑事答辯狀之後,最煎熬的部分就是「等待」。這些日子,因為不敢告訴父母,也為了尊重檢方「偵查不公開原則」,過去總是把自己的各種生命體驗分享到網路上跟粉絲分享的我,這次只能跟自己太太果凍公主哭訴,然後靜靜的、煎熬的等待檢察官的調查結果,中間嘗試打去地檢署詢問偵查進度,但是打了三次都沒人接聽。

雖然對於自己的對錯很有信心,但是網友老是說了很多對台灣行政與司法的失望,怕遇到恐龍法官、恐龍檢察官,這也讓我非常擔心與焦慮,一想到就手心腳掌冒汗心悸。

撇除法律不談,藍人知道藍人沒有做錯,分享觀點與事實絕對不是妨害名譽,但還是很擔心資方的資本會不會改變正義與真相,直到今日真的收到了檢察官的不起訴書,心裡的大石頭才慢慢放了下來。

結語

正義在這一場戰役中獲得了勝利,如果藍人的職場經驗分享只因為惹得資方不開心就犯罪,世間將無正義與言論自由可言。我美國同學離開蘋果公司之後在網路上說老闆 Tim Cook 待人很嚴苛這是犯罪嗎?藍人之前也曾經發表過在中國大陸上班的經驗:「透析中國金融科技訊息公司龍頭同花順——西進夢碎經驗分析中國公司出海窘境。」一文,難道是犯罪嗎?在台灣國產網站「面試趣」上面的員工分享與公司評分是犯罪嗎?顯然不是!

但在這個國家,每個人都有告人的權益:只要對方覺得我有犯罪,而且他有時間跟金錢,他就能夠濫用國家行政、司法資源,而檢調人員、被告就必須立刻空出時間、花費精力、心裡擔心受怕的配合演這齣戲,在藍人看來最大的受益者莫過是原告的律師了。

但至少,這次的法律戰役,藍人就跟過去在美國商場上、中國大陸職場上一樣,正面的面對了挑戰。儘管中途有太多的擔心與害怕,但是我沒有逃避,我勇敢面對官司最後獲得勝利,感謝中華民國的司法體系最終還給藍人正義與清白,也希望這間公司真的能改過自新,好好的跟自己未來的客戶與僱員好好的溝通,若是依然執迷不誤,想要繼續對藍人提起民事訴訟或者找高檢再議,那也是它的權益,但我也不會逃避繼續勇敢面對!

藍人原創經驗分享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發表者:波士頓藍人 BostonBlueMan

面對傳統世界秩序衝撞、動盪的變局,各種主流輿論與政治正確的全面主宰,對於自身過去的中國大陸、美國生活、留學、工作、創業以及環遊世界許多國家的生命體驗所帶來的獨到想法都會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