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方「宏曜電心」妨害名譽案藍人提交給地檢署檢察官之刑事答辯狀全文

前言

此答辯狀藍人沒有給律師看過,內容僅供參考。

陳報或答辯事項如下:

  1. 關於文章中指出「公司流動率很高」做以下答辯:確實我入職的數位行銷部只有五個人,除了一位文章中提到當兵完一直在公司的資深年輕人,其餘都是新人,告訴人廖梅玲小姐在 110年 8月30日偵查庭所提到的另外兩個人,告訴人廖梅玲小姐於勞僱關係期間告知本人說他們是傳統電視與戶外廣告媒體部門並不屬於我們數位行銷部門,所以告訴人廖梅玲小姐在 110年 8月30日偵查庭所說有三位老員工事實有出入。
  1. 文章中所有內容都是非私德之事實與我的個人觀點以及心得感受,部分所提到細節或許時間久遠,忘記出處,且文章內容很長,本人請不起律師無法調閱卷宗(警方告知本人律師才能調閱),除了 110年 8月30日偵查庭檢察官有詢問我的具體段落之外,至今無法完全知道告訴人具體覺得文章內容哪些不是事實,本人也明白實務上,很多資方的員工不願意出庭作證,但本人絕對願意竭盡所能配合檢方調查,若需要願意去拜託更多人願意出庭為真相作證來捍衛世間正義與本人自身清白。
  1. 本人畢業於全球最頂尖的學校美國波士頓大學取得碩士學位,也在美國創辦過廣告公司,卻在今年初於告訴人的台灣廣告公司上班兩週就在中午被叫到「公司外面」以「文化不符」為由資遣,被告訴人廖梅玲小姐當天即要求下午本人不用上班了立刻走人,沒有提出任何績效指標與數據證明我不適任理由,我當時回到辦公室,副總廖小姐已經將我本人所有的工作群組踢出,且當本人再度告知傳話開除我的資深業務,說我願意好好溝通再離開,無奈副總廖小姐完全拒絕溝通,我當時除了錯愕之外只有一頭霧水,所以才想把這個困惑的心情整理出來,因此才寫了這篇文章。直到110年 8月30日 偵查庭上檢察官詢問告訴人廖梅玲小姐,告訴人廖梅玲小姐依然提不出資遣本人之正當理由,足以證明本人於文章內容所述「公司對於業務不看重績效」的段落內容所言皆為事實,而本人被資方這樣暴力對待,有憲法保障行使言論自由理性分享體驗感受與事實的權利。
  1. 110年 8月30日 偵查庭上,告訴人廖梅玲小姐說:「覺得只是把文章鎖起來不算誠意」,關於這點被告是匪夷所思,只要告訴人廖梅玲小姐當時願意與本人溝通,本人絕對願意自願離職好聚好散,也絕對願意下架文章。問題在於告訴人廖梅玲小姐不願意溝通,本人無法猜透告訴人廖梅玲小姐心思,告訴人只願意使用資方所擁有的律師資源直接對勞方採取強硬措施。當本人收到一個內容模糊的存證信函,本人當時是靠自己「假設」,才猜到告訴人可能是不喜歡這篇文章,本人為了表示善意,第一時間封鎖文章,但告訴人廖梅玲小姐於 110年 8月30日 偵查庭上認為本人:「沒有下架只有封鎖文章不具誠意」,庭上整個讓本人相當困惑,告訴人廖梅玲小姐當初不願意溝通資遣我的實際緣由,事後也不願意溝通文章問題,本人實在無法猜到告訴人口中指的「誠意」,身為擁有更多資源的資方應該更有雅量,且應該展現企業專業去跟勞方理性溝通,而不是跳過溝通使用國家司法與行政資源。而本人沒有刪除文章的原因是因為好的體驗、壞的體驗皆為本人之生命體驗,且標題並沒有告訴人之名稱,因此予以留存紀念。
  1. 告訴人廖梅玲小姐廖在110年 8月30日 偵查庭上所說:「因為我是副總,所以會讓下面很多人去做」,此段說明並不是事實,因為當日廖小姐是用她個人 iPhone手機做投影,手機屬於科技時代非常隱私之物品,當天會議上,廖小姐私人桌布意外投射到大螢幕上的時候她表情明顯顯露尷尬,告訴人廖梅玲小姐於偵查庭上此段證詞也證實本人於文章內容所說她「不會使用」的事實。
  1. 本起事件已經對於被告我個人感覺到身心俱疲且恐懼萬分,從被資遣到現在至今 9個月不敢就業,一想到要去地檢署就好多天睡不著覺、焦慮不安、手腳底板冒汗、心跳加劇、失眠,本人為什麼被資方無端資遣後,只是分享生命體驗與個人觀點卻要受到這樣的對待?網站是自己多年部落格,並不是針對告訴人架設,網站內容多年來都一直是公開分享自己的生命體驗與個人觀點,並沒有針對告訴人,對於其他許多國家大事、產業現狀有更多具名的嚴厲批判,有些甚至投稿媒體,本人自認為身為知識份子,有責任發表意見,在憲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之下,為社會提供更多的產業觀點、國際觀點、勞資觀點,以增進國家社會之公共利益。
  1. 本人此篇文章沒有任何的造謠抹黑,也沒有任何的辱罵或不雅語詞,分享的文章內容全部都是事實、個人體驗、以及我上班兩週的經歷、觀點、職場心得、個人意見,勞資關係與勞資環境本來就可受公評。如果只是因為提到公司名稱以及當事人名稱就有罪,那吃完老姚牛肉麵於網路發表:「老姚牛肉麵好難吃、老闆老姚的服務好差、裝潢好差…」都是屬於中華民國的犯罪行為了,在這樣現今的網路爆炸時代,告訴人認定之標準恐怕癱瘓行政司法資源,告訴人本身經營數位行銷業務且握有龐大國內媒體與網路資源,應該了解這個道理。
  1. 針對王檢察官於110年 8月30日 偵查庭詢問本人為什麼在文章內容提到:而在兩個主管又口徑不一致的情況下(永遠都不一致),所有新人更是無所適從,但是領導層 (其實是小公司也沒幾個人)的多頭馬車不知道會把新人帶向何方? 整個公司充滿了一種「耍廢」、「對主管唯命是從」、「敷衍裝服從」、「演上學乖寶寶」的企業文化,這跟我過去在中美的經驗非常不同。 」】 答辯內容其實就在文章這句話的前一段解釋很清楚:身為一個積極主動、深信公司「不養閒人」的員工,我早已習慣在美國創業跟中國大陸狼性職場那種高壓快速只看績效的職場文化,我當然試圖積極主動的尋求解決方案。於是我想:「是不是應該要問問同事呢?」副總廖梅玲也曾大聲說過喜歡辦公室鬧 哄哄討論跟打陌生開發電話聲,既然三位老業務都沒空不理我,我只能跟我隔壁新來的同事討論 GOOGLE 的 GDN廣告,討論到一半,業務經理直屬主管姜華瑄就突然罵人了(這是我上班好幾天,第一次跟她說話除了入職當天給我 ppt),我說: 「我們剛來什麼都不懂想討論一下(發表意見大概被理解為頂撞師長,這是我後來 才懂的事)」,主管姜華瑄說她會安排教育訓練不要在辦公室討論,我小心翼翼的問(因為實在無所事事坐在位子上太久了):「是大概…什麼時候?」只換來一句 咆哮:「我安排! 」】此段說明廖梅玲小姐與姜華瑄小姐兩位主管說的都不一樣的其中一個例子。
  1. 文章整體內容有先後順序,閱讀方式不應透過告訴人提供給庭上之順序與部分控訴內容斷章取義,懇請庭上完整閱讀本人於110年 8月30日提供之書面正確順序且完整的文章內容,必然得知文章篇幅重點在講述個人對廣告數位行銷產業與台灣勞資環境的個人的觀點,目的在於分享本人之生命體驗也希望增進國家社會之公共利益,願檢方能還給本人一個清白,謝謝,中華民國萬歲!言論自由萬歲!願台灣更好!

本篇文章於偵查庭隔日民國110年08月31日撰寫,並交給承辦檢察官

未經藍人同意禁止轉載

發表者:波士頓藍人 BostonBlueMan

面對傳統世界秩序衝撞、動盪的變局,各種主流輿論與政治正確的全面主宰,對於自身過去的中國大陸、美國生活、留學、工作、創業以及環遊世界許多國家的生命體驗所帶來的獨到想法都會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