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VS熊貓 !兩岸線上訂餐平台比一比 ——我在深圳天天使用的線上送餐平台,為什麼在台北只使用了兩週就放棄了?

前言

在互聯網快速爆發的時代,一個又一個的新模式改變了我們既有的生活,藍人於 2019 年在深圳同花順工作,因為工作的關係每天回家其實都不像在美國讀研究所一樣時常自己煮飯,總覺得外面叫餐就好,深圳最大的送餐平台是中國北京的公司美團外賣,後來在深圳生活的一年裡幾乎天天使用,送餐平台成為藍人每天必開起的APP;公元 2020年藍人最終回到自己的國家,在疫情遲遲無法退去的情況下,六月,藍人索性開始了在台北的工作與生活,然而,在使用了台北最大的線上送餐平台是德國柏林的公司 FoodPanda 連續點了兩週的晚餐之後就放棄了。

因為每一個送餐平台在每一個時間點、每一個市場的正面臨的階段不同,本文單純比較藍人自己就 「2019年深圳的美團外賣」以及 「2020年台北的Foodpanda」做比較,因篇幅有限加上時間比較久遠(互聯網產業一年等於傳產好幾年),藍人就沒有把在 2017年天天在美國波士頓使用的 Grubhub列入,如果之後有機會可能在藍人的 PODCAST 分享了。

一、餐品包裝

藍人今年在台北叫外送的最直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是什麼包裝?為什麼外賣的包裝這麼陽春?在深圳叫外送只要是餐廳的外送都可以做到很完整,無論在美觀、完整度、衛生、餐具、防漏、保溫上面,台北的餐飲業者都還有很多進步空間。

舉例來說,藍人在深圳的一個連鎖餐飲店八合里海記牛肉火鍋的濕炒牛河套餐配牛腩湯,一個河粉一個湯都是硬的塑膠殼完整包裝,濕炒牛河在上層、河粉在下層,並且是完全硬殼密封,需撕掉一個塑膠盒上的硬殼密封條才能打開,湯的部分防漏有做得很好,更不要說有的做得比較好的店,不僅包裝質感非常漂亮精美還會整個是一個大保溫袋送過來。

但是在台北送來的包裝卻很簡陋,很多時候可能就是一個袋子裝著,要什麼沒什麼。

二、餐廳數量樣與價格

藍人現在的住所在台北市中山區,照理說平台的餐廳數量應該要很龐大且具有多樣性,然而,跟我去年在深圳市福田區相比完全不能比,餐廳數量遠遠不及、許多小麵店也都不在平台上,本來自己在台北市吃一頓晚餐只需要150元新台幣,到了平台上不僅選擇少,還時常得花上250元以上,而且還沒辦法選擇我自己想吃的餐廳,因為不在平台上。

我 2019年在深圳市福田區的時候,我自己在外面吃晚餐的價位大約是落在30塊人民幣左右,但是我點外送的價格卻是在 35元人民幣左右,不僅方便,也沒有貴多少,而且在市中心店實在太多,腳逛不到,透過app就能一目瞭然送到我手上,而且平台上有很多很小很便宜的餐廳也有很多很大很昂貴的餐廳,有同事曾經在平台上叫了一隻水煮魚到辦公室吃花了好幾百人民幣…

我想價格與餐廳數量正是我使用了兩週之後就放棄的最重要因素。

三、APP介面設計與用戶體驗

熊貓APP的介面也是讓我感覺到很不能接受,剛叫的時候時常發生沒有餐具無法使用的情況,後來才知道訂餐介面有一個小小的得自己選擇需要餐具,因「環保」所以默認不需要餐具,但是介面非常不清楚。

還有就是外送員送達之後並沒有跳任何通知,也沒有確認送餐抵達的介面,只會自動把「執行中」的訂單歸屬到「已完成」,造成有外送員把餐點就放在大樓樓下,就結束訂單, 我自己還在家裡癡癡的等的情況,更別說許多介面的設計不夠清楚,很多環節都還需要優化。

四、物流速度

物流速度倒是這四點之中,熊貓唯一贏過袋鼠的地方,袋鼠在深圳市福田區的等候時間也是顯示40-50分鐘左右,跟熊貓在台北市中山區是一樣的,但是事實是,熊貓都會遠在時間預估時間前送達,通常只會用到預估時間的60%左右。

但是袋鼠就不是了,如果上面寫40-50分鐘,常常都還會遲到幾分鐘,而且袋鼠app上是有買保險功能的,也就是說你可以再下單得時候多花零點幾塊錢人民幣購買「超時保險」,如果外送員超時可以按照超時級距去做賠償,但是這是沒有用的,因為袋鼠外送員有時候會遇到突發狀況比如爆胎、卡在電梯樓下等等,他們會先按「已送達」,再打電話來跟你道歉,請你不要計較,通常一般人沒遲到太久也就算了,所以這個對消費者立意良善的超時保險,我也一次都沒拿到錢,然後通常顯示的時間就是我真正拿到餐的時間或是晚個幾分鐘。

觀點與結論

藍人認為,決定到熊貓的價格高、餐飲包裝爛的原因,恐怕是平台抽成過高,大家都知道中國大陸的APP跟歐美的APP,最大的不同是歐美企業習慣著重在深度,但是中國大陸的企業卻很喜歡廣度,也就是所謂的「一條龍服務」,我認為這無關對錯只是不同的市場環境跟文化哲學。

拿美團來說,它不只是一個 Foodpanda線上送餐的功能,他還收購了大眾點評 也就是類似美國Yelp 或者台灣的愛食記,美團還有不只外送餐飲,更有其他超市、藥局、跑腿等各種你想得到的服務,之外他們還有團購網站的功能可以直接在APP上訂購旅遊景點門票、預約剪頭髮等所有你想得到的生活服務(像是美國的Groupon 或者台灣唯二的兩家專做團購網站搖搖欲墜的 GOMAJI 17 Life )。

此外,美團還有巨大的廣告收益,藍人有一位好朋友是在美團深圳辦公室(負責華南四省業務)上班的,所以藍人有幸前往她公司好幾次,因為團隊規模很大且人數眾多(且幾乎是廣告業務),辦公室鬧哄哄的開放空間,藍人還以為在做直銷或保險呢!

透過各種功能的整合,美團的變現模式很多,他自然不需要對他的餐廳在前期抽取很大的費用,美團在前期市場只抽取4%左右的佣金,隨著市場生態完善、騎手價格上漲、市場老大地位確立之後才一路漲到現在平均 20%左右,中國大陸送餐市場的老二阿里旗下的餓了麼至今都還維持最高16%的抽成。

反觀 Foodpanda 或者台北市場的老二 Uber Eats,都在市場剛開始的時期、台北很多餐廳跟消費者都還在適應跟習慣這樣的模式的時候,就已經抽成都在 35%左右了,因為這個抽成是他們主要的收入來源,他們沒有其他太多的變現模式可以選擇,這造就的結果就是本來就薄利多銷的台灣餐廳,必須在平台上加價或是選擇不要上這個平台了。

本文同步授權刊登於風傳媒

本文同步授權刊登於天下雜誌換日線

發表者:波士頓藍人 BostonBlueMan

面對傳統世界秩序衝撞、動盪的變局,各種主流輿論與政治正確的全面主宰,對於自身過去的中國大陸、美國生活、留學、工作、創業以及環遊世界許多國家的生命體驗所帶來的獨到想法都會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有一則關於 袋鼠VS熊貓 !兩岸線上訂餐平台比一比 ——我在深圳天天使用的線上送餐平台,為什麼在台北只使用了兩週就放棄了? 的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