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次生日之前

上次拿起筆已經是十天幾年之前,波士頓的陽光慵懶無力的從整片落地窗跌進我的海邊小屋,對比上週暴風雪的殘暴哭嚎,完全就是個雙重人格,在這樣清晰透徹的藍天白雲下,總覺得應該有一點悠懶,放下手邊的工作,倒了一杯果汁,然後翻開蕾妮·米歇爾的刺蝟的優雅。

但總覺得有什麼情緒揮之不去,那是一種想留卻不能留,想走卻帶不走的哀愁。面對現實殘酷,爾惡虞我詐的競爭以及一個又一個毫無情面的決策,市場上那個看不見得黑手一次又一次推翻了無辜前進的扁舟,而那些過去學生時代的所有美好似乎顯得有些蹉跎,但就像華人第一天團五月天所說的:『就算時間能夠倒流,我還是卯起來蹉跎。』於是我坐在窗前仰望天空,並沒有什麼好遺憾的,只是覺得,為什麼光陰開始的時候沒有鳴槍告訴全世界已經起跑,而我又怎麼跑到這條路上,距離家鄉已經一萬兩千光年之外,我們總是為了更好的明天而驅動自己的雙腳,有時候,拼命跑拼命跑,有時候則隨波逐流,面對22歲之後的五年,不禁會回頭看看,然後用輕輕的口吻問問自己的內心,『這一切,是你真的想要的嗎?』,可是尷尬的現實是,我們很多時候未必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就像那個死去的科技界天才史蒂夫賈伯斯所說『人們並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直到我們推出這個產品。』

因此,人們為了一個對於明天的憧憬持續前進著,為了一台豪車,又或者為了一棟海邊別墅,為了成為上市企業老總,為了擁有自己的咖啡店,為了那個根本不知道明天長什麼樣子的明天,持續前進,被那些巨浪推翻的扁舟,最後會飄向何方?而那個地方或許跟出發前的目標不一樣,卻沒有對錯,人生不外乎只有選擇,因為結果早已決定了,並不要擔心你所有的追求最後只是一場夢,因為你未必能從那個夢中清醒,那夢境跟現實也就沒有區別了。

聽著海浪的潮起潮落,約翰甘迺迪的博物館依然矗立在海邊,就這麼靜靜的望著波士頓港,好像當年殘酷的槍殺只是時代的一個篇章,人們卻不曾被誰改變,於是我停下在鍵盤上跳舞的雙手,輕輕的對自己說,生日快樂,波士頓藍人。

發表者:波士頓藍人 BostonBlueMan

面對傳統世界秩序衝撞、動盪的變局,各種主流輿論與政治正確的全面主宰,對於自身過去的中國大陸、美國生活、留學、工作、創業以及環遊世界許多國家的生命體驗所帶來的獨到想法都會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